一个止肖。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如果有天莫扎特长了翅膀

不知道写不写的完的萨莫。
没有取名字。脑洞延伸。极短。
简介:如果有一天莫扎特长出了一对翅膀,而他去找了萨列里。
预警:极其不科学并且难以解释为什么莫扎特第一时间会去找萨列里。严重OOC!
1
萨列里这一天都没有看见到莫扎特,虽然没有看到莫扎特不代表莫扎特和他那熬傲人的天赋不存在,但心情不免有几分轻松,从美泉宫回家的路上也意外地选择了自己走回去,好在街角的天平铺子里给自己买一点只有街头才能买到的甜品。
当萨列里从街上归家,大衣的兜里还装着小半袋糖豆的时候,他的家仆跑来告诉他‘有一位先生在会客厅等您。’
萨列里皱眉,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泛上心头。
‘他说他姓莫扎特。’

维也纳的新星,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披着厚厚的斗篷,正坐在他的沙发上,低着头看起来有点忧愁。
于是萨列里走进来问到‘莫扎特大师,下午好,您是有什么事才特意到我府上来?'他看见莫扎特披着厚厚的斗篷一直都没有取下来,让萨列里有些不安。
莫扎特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您可以让您的仆人离开吗?’
于是萨列里挥挥手让站在一旁的家仆离开,并带上门‘莫扎特,您现在可以说了。’
只见莫扎特侧过身子解开斗篷,黑色厚重的斗篷落在沙发上,露出了莫扎特穿着衬衫的后背,上面有两个并不是很明显的鼓包,在轻轻瓮动,莫扎特背对着萨列里继续把衬衫的扣子也解开。
‘莫扎特,您在做什么?!’萨列里站在原地不动,他想去组织莫扎特的动作,却有因为不知道哪来的几分恐惧没有动手。
莫扎特没有搭理他,自顾自的把衬衫的扣子解到一,抻开了领口,将衣物慢慢扯下来,露出了他光洁,有点苍白的背,然后在萨列里的视线中,莫扎特的背上,出现的一对翅膀,从蝴蝶骨的地方长出来,覆盖着白羽,折在背上,正轻轻地颤抖着。
‘我的天呐。’
莫扎特转过身来面对着萨列里,初秋时期披着厚厚的斗篷在闷热而不通风的会客厅里坐了一两个小时可不是一种享受,他的额角都冒出了些许汗滴,乱糟糟的头发也有点打蔫。
‘萨列里大师,就是这样。’
萨列里强忍住惊呼出声的想法也坐了下来,佯装镇定的想了一会儿,平复了一下心情,他看着莫扎特那有点忧愁的眼睛,问到‘它...那对翅膀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那对翅膀现在微微舒张开了一点,它看上去并不是很大,展开完全萨列里估计它也只有手臂那么长,但是那确实是一对翅膀,覆盖着整齐排列的羽毛。
太难以置信了,这种故事一般是街头巷尾的流言,讲给小孩子听的故事,萨列里小时候也听母亲讲过长着翅膀的人,可以自由地在城镇上飞翔,脚踏过的地方都会开满鲜花之类的故事,但是亲眼看到,或许还是他人生的第一次。
tbc

好伤心…本来写完了第二节结果没有保存…我是傻的吧我,怎么会有人像我这样傻…
没有重写的动力了…

评论(2)
热度(18)
©一个止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