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止肖。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有一张这么完美的侧脸怎么能不搞一下红圈呢。

深夜补各种见面会我突然觉得……Dean/Jensen这种水仙可以有啊
2014罗马场(指路b站3525388,btw,这场真的值得一看)
“Because I'm close to him and I know him ”。
(。)我触电倒地不起好吧

萨莫]一见钟情。

预警:短而且不知所云。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萨列里说。
如果你爱上一个你不能爱也不会去爱你的人并且你对他的爱有违神意,那说明了什么。
那说明了你确实爱他至深,到了没有办法向自己隐瞒欺骗而且无法自控的地步。
这正是萨列里所面对的事实,他陷入了对莫扎特的单恋,一项他觉得自己绝对不会做出但是无法不承认的事情。
他爱莫扎特,并且是以一见钟情这种浪漫的形式。
但萨列里并不觉得莫扎特也会这样想,莫扎特没有理由去这样想,萨列里甚至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口咬定对莫扎特的爱慕。
他花一夜的时间去确认,胸中满溢的甜蜜又令人心疼的情绪不只只是对那些乐章,不仅仅是对天赋的渴望而是对莫扎特本人的无望的爱慕。
莫扎特年轻,活力,像流...

萨列里常常会想。

预警:短并且不知所云。
大纲:萨列里一个人时,他常常会想,莫扎特到底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他死了。萨列里首先想到的是。
莫扎特死了。就像每一个普通人会的那样,衰弱,倒下,死去。
萨列里知道自己也会死,可能是现在,可能是未来,也可能他早就死了,在死亡温存的梦境中幻想了这一切,幻想出了一个天才,具有太阳般的光辉,连灵魂都是金色的。
不可能的。不可能能幻想出那样的天才,不可能的,萨列里。
他死了。萨列里在心中向自己重复。重复了很多遍。
那句话轻飘飘的,没有丝毫分量,好像莫扎特对他来说一样,看起来厚重,夺目,是压住他内心的磐石,实际上,那只是一束过强的光,让他的双目眩晕的一束光,现在黯淡消失了而已。*
而那束光...

脑洞向]

日常不负责短脑洞

想到某天萨老师一睁眼醒过来发现自己上了莫扎的贼船而且是失忆的。然后两个人在大海上漂啊漂莫扎就给他讲一些有关他俩的之前的事。然后就这样恩恩爱爱过去了…ummm不好决定是多久。然后就没有啦。

其实我想看的是——
每天晚上莫扎跟萨老师说晚安。
有天晚上却跟萨老师说再见。
萨老师问为什么今天说的是再见。
莫扎说虽然不太情愿,但今天一定要跟您说再见了。给您一万万个吻,祝您好梦。
第二天萨老师在自己家里醒来,什么都想起来了,大家说他生了一场大病。
他走去美泉宫的路上铺满了雪。
此时是1792年十二月四日,萨列里打算今天去看望莫扎特。
————————

至于什么时候写出来我不知道啦,马上开学!
有人一...

如果有一天莫扎特长了翅膀4


4
萨列里大师从小巷子里面匆匆忙忙地拐出来,抱着刚刚从裁缝铺里拿回来的莫扎特的衬衣和新做的几件衣服,几天前订的,往家里赶,用走的,并不是因为想消耗掉过多甜分而是因为为了保守莫扎特现在的状况而给了几乎所有的仆从一个假期只留下一个男仆负责生活。
所以萨列里大师不得不徒步上下班并且亲自跑腿。
往往这时萨列里就会开始抱怨为什么自己揽下了这件事而不是果断的拒绝了莫扎特。
悔不当初啊大师。
饥肠辘辘并且劳累的萨列里大师的推开家门,闻到从餐厅的方向飘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看来他唯一的仆从已经找人做好了晚餐了。
“莫扎特大师?”他清清嗓子,仍是有些小心地问到。
“Oui!”莫扎特的声音从餐厅传来。于是萨列里先在玄关的柜子上放下...

如果有天莫扎特长了翅膀

把2和3一起放好了,反正也没多长
我到底是为什么要动笔啊…
感觉萨莫萨无差。
脑洞延伸并且不知道写不写的完。严重ooc。

2
其实对于背上长出来的翅膀,刚开始莫扎特的态度也是惊喜又恐慌的。
当我们的沃尔夫冈在上午的日光中从被子里醒过来,腰酸背痛想着是不是昨天晚上又踢了被子或者梦中撞到床板上磕到了,正抬起手打算用力的伸个懒腰,好缓解缓解酸软的身体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手方向一变往背上探去。
等等——这触感是?
莫扎特迅速地跳到居室门口的镜子前,手脚麻利地扒下了自己的睡衣,侧过身。
一对白色的翅膀就那样突兀地撞进视线。
莫扎特用力地撅了自己的胳膊一下。
“好疼啊!”
不是做梦吗?!那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我已经死...

如果有天莫扎特长了翅膀

不知道写不写的完的萨莫。
没有取名字。脑洞延伸。极短。
简介:如果有一天莫扎特长出了一对翅膀,而他去找了萨列里。
预警:极其不科学并且难以解释为什么莫扎特第一时间会去找萨列里。严重OOC!
1
萨列里这一天都没有看见到莫扎特,虽然没有看到莫扎特不代表莫扎特和他那熬傲人的天赋不存在,但心情不免有几分轻松,从美泉宫回家的路上也意外地选择了自己走回去,好在街角的天平铺子里给自己买一点只有街头才能买到的甜品。
当萨列里从街上归家,大衣的兜里还装着小半袋糖豆的时候,他的家仆跑来告诉他‘有一位先生在会客厅等您。’
萨列里皱眉,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泛上心头。
‘他说他姓莫扎特。’

维也纳的新星,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披着...

©一个止肖。 | Powered by LOFTER